专访卢靖姗:娱乐圈像幻觉,我需要让自己定下来

时间:2018.10.07 来源:1905 作者:米洛
1905专稿 去年,一部《战狼2》让无数人记住了美丽又坚韧的瑞秋医生,也认识了她背后的演员卢靖姗

吴京说请卢靖姗来做女主角,自己捡到了宝。因为她不矫情,肯吃苦,拍戏不带助理,是女演员中的一股清流。
在国庆档上映的开心麻花新片《李茶的姑妈》中,卢靖姗完成了自己的喜剧首秀。片中,优雅迷人又三观超正的“真姑妈”与卢靖姗本人有几分相像。

与卢靖姗交谈,会让你确信每个人都有自己能量场的说法,因为你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对面这个干净、爱笑的女生所感染,无形中被注入一种正向生长的能量。
卢靖姗接受1905专访

娱乐圈的喧嚣似乎在她的内心掀不起一丝波澜。她感慨道:“这个圈子对我来说像幻觉,演员只是我的一个角色,我需要圈子之外的东西让自己‘定’下来。
喜剧初体验没想到会比《战狼2》还危险
《李茶的姑妈》是卢靖姗《战狼2》后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从动作片到开心麻花,在外人看来是巨大的飞跃。
卢靖姗本人却笑称自己大大咧咧的性格,天生暗含着喜剧的基因,“经纪人说我是个不介意‘出丑’的女生,性格也是大大咧咧的,他们就说你应该尝试一下。

果然,这次大胆尝试没有让卢靖姗后悔。回忆起开心麻花的片场,她总有说不完的话,“跟开心麻花合作的气氛特别好,拍完一场戏,所有人都会鼓掌,演的时候感觉对了,你会感觉到剧组的所有人都在憋着笑,他们就一直忍着,那种感觉特别好。

让卢靖姗这位“真姑妈”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与“假姑妈”黄才伦之间的对手戏,她自诩是一个“什么都敢”的女生,而黄才伦则是“什么都不敢”的男生,在片场花式调戏黄才伦也成了她的快乐源泉。
“印象最深的那场‘飙车’戏被放在片尾花絮里了,导演跟我说起步一定要快,我一进去就把那个跑车踩到底了,然后才伦在我旁边就一直在叫,因为那是一个断桥,其实导演早就喊‘卡’了,但我就想跟才伦逗着玩儿,我说导演说卡了吗,真的说了吗,我听不到,他就说,卡了,卡了!我说为什么听不到,他就使劲说卡了,卡了!特别逗,我很遗憾没有在车前面装一个go pro在看他的表情,他最后全身都是汗,衬衫也湿透了,太搞笑了。

虽然片场欢乐不断,但卢靖姗还是认为,“喜剧太难演,比动作片难好多。把握节奏特别难。”好在导演一直指点她,真姑妈的角色不用故意去搞笑,“他说笑要在故事里面笑,如果你故意去搞笑就不好笑了,要把她真实的性格演出来。”
喜剧不仅节奏难把握,一场潜水戏的难度系数也超过了《战狼2》。

“因为当时我还没有学潜水,他们本来想让我戴着氧气瓶下去,不戴眼镜,然后水进入眼睛和鼻子里特别疼,实在坚持不了,我就说我自己在水上呼吸然后憋气下去拍,因为要在水中间漂浮,他们就拿了两个绳子把我的脚绑到水下面,挺危险的。”卢靖姗现在提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那个真的比拍战狼危险,想不到拍一个喜剧会比拍战狼危险。
卢靖姗也从此爱上了潜水

如此痛却快乐着的“喜剧初体验”,以《李茶》当敲门砖,继续趁热打铁,开拓自己的喜剧市场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但卢靖姗的一番回答却大大出乎小电君的意料。
“再看看呗,因为我最不希望的就是观众在看到我的一个角色之后,就觉得这就是靖姗,你越觉得我是这样的人,我就越要改变这个印象,给你看另外一个我,这才是做演员的乐趣。

卢靖姗透露,自己接下来最期待的作品莫过于与姜武张涵予两位“戏骨”合作的《鬼吹灯之天星术》,Shirley杨这个角色让她很兴奋,“我好久都没有打了,我要出出手。

回忆《战狼2》56亿只是个数字,我还是我
大多数内地观众认识卢靖姗都是通过去年的现象级影片《战狼2》。她在片中出演一位兼具温柔与力量的女医生,与她本人相似度很高。
一开始,《战狼2》的女主角并不是卢靖姗,原定女一号因为片酬问题闹得不欢而散,吴京便想起了这个曾经在《狼牙》中合作过的姑娘。

9个月的非洲拍摄下来,吴京十分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她不带助理,不摆架子,用她真是捡到宝了。
“不带助理”是卢靖姗出道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这在她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作为演员,要时刻和别人保持交流,否则你怎么可能演好角色呢?而且我自己应付得来,喜欢亲力亲为。”

即使因为《战狼2》知名度大大提升,卢靖姗依然享受着这种我行我素的“自由”,“前天,我自己一个人坐飞机,有一个女生见到我问:‘你是卢靖姗?’,我说:‘我是卢靖姗’,然后她说,你怎么会自己一个人,我说自己一个人多好啊,多自由啊!
被保安和助理层层围住的标准“女明星”生活距离在她看来离自己太遥远,是她始终无法也不需要去适应的,“我不能把自己困在一个房子里面,因为担心这个不出去,担心那个不出去,或者是担心别人怎么去想,我还是要生活,生命太短了。

时隔一年后,回忆起让她“一夜爆红”的《战狼2》,停留在她记忆里的不是云霄飞车般的成名体验,不是56亿票房的不真实感,而是非洲大草原上最简单不过的自然与人。

《战狼2》让我特别怀念的是在大自然里拍戏的感觉,每天都能看到很大很大的草原,附近的村民他们晒得满脸都是皱纹,但是笑得特别灿烂。
每天日出日落也特别美,特别壮观,然后可以跟好朋友一起拍戏,我现在想起来都是这些特别美好的回忆。”

至于56亿的天文数字和“华语单片票房第一女主角”的称号,卢靖姗似乎不愿多提,“不要在乎这些数据的东西,我更看重的是作品,我还是我。
人生太短“娱乐圈像幻觉,我要让自己定下来”
卢靖姗出生在中国香港,妈妈是中国人,爸爸是美国人,既是一位功夫演员,也是香港理工大学的副教授。她开朗乐观的个性离不开父母从小的良好教育。
卢靖姗的父亲Roy Horan曾出演《蛇形刁手》《死亡游戏》等电影

在此前的采访中,卢靖姗曾笑称《摔跤吧!爸爸》就是她与妹妹成长经历的真实写照。怀着“功夫梦”的爸爸从小就把她们当男孩子培养,练功夫,打跆拳道,也造就了她们独立坚韧的性格。
卢靖姗一家

卢靖姗曾在微博上写道:“从小跟着爸爸习武,后来又爱上瑜伽、拳击、冲浪……运动一直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我的身材也许不够纤细,但每一个肌肉线条,都是运动赐予我的超能量。

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卢靖姗的一组红毯照片曾被不少营销号吐槽“腿粗”“比例差”。在随后进行的东欧女性论坛上,她大方地正面回击:“我腿是粗,但是你来抢劫我,你肯定死定了。因为我会打的OK?
我们这个圈子,每天都要把自己P得白白的,腿长长的,皮肤好好的,现在那些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就好比以前的我,不开心,觉得自己不够完美。其实我们是有责任的。”

早年在香港读书时,卢靖姗曾因为混血儿的外貌被同学排挤,甚至被叫做“丑小鸭”。那时候的她一度对自己的长相很自卑,是母亲教育她女生的价值不在外表,而在内在的修养。
也正因为如此,她在十几岁时放弃了本已步入正轨的音乐事业,选择优先完成大学学业,进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管理学学位。

“妈妈说,你有学历了,做什么都OK。我现在不用太在意生存问题。即使不做演员,我也可以养活我自己。我守住了自己的尊严,可以追求自己热爱的东西,不需要求别人,不需要做违心的事,也不用越过自己底线。
采访中,卢靖姗向小电君分享了她前一天在机场遇到的小插曲,也从侧面折射出她的价值观,“我昨天在机场看到一个广告,让我特别…也不是恶心了,它就是说'没有钱,找不到女朋友,就去借钱呗’,然后我就想这是什么价值观呢?没有钱就不能有爱情吗?

去年,母亲的离世带给卢靖姗很大的震撼,也让她第一次体悟到“人生苦短”四个字的意涵,“妈妈60岁就走了,如果我60岁就走了,那也没剩多少时间了。我不想等我走的时候留下什么遗憾。”
采访中,卢靖姗曾多次发出看似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感慨——“人生太短了!”,所以要抓紧时间突破恐惧,享受生命。
在她看来,演员不是她生活的全部,而只是若干人生角色中的一个。在演戏之外,她热爱唱歌,运动,冒险,她的生命还有太多维度和可能性。
在《跨界歌王》第三季中,卢靖姗展现出不俗的唱歌实力

卢靖姗说,娱乐圈对自己而言像一种“幻觉”,“今天这个人火了,明天另外一个人火了,一直在变化没有定数。”她需要圈子之外的世界让自己“”下来。

比如,在《李茶》的密集宣传期前,她做了三个星期的禅修和义工。“义工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也告诉我不要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娱乐圈很多人说‘我是明星’,好像突然间我就变成了一个‘核心’,但在整个宇宙里面,我怎么可能是‘核心’呢,没有人是核心。
我们都很渺小,所以不要把自己看得那么重,我需要这些事让我感觉‘我还在’,‘我回来了’。” 卢靖姗说。
文/米洛
杀人者唐斩
动作

杀人者唐斩

张丰毅关之琳私奔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暴裂无声
犯罪

暴裂无声

姜武变无良煤老板
惊天危机
动作

惊天危机

无名英雄拯救白宫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
警花燕子
爱情

警花燕子

青涩汤唯处女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