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侠索罗》亲测有毒: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汉索罗

时间:2018.05.16 来源:1905 作者:米洛

《游侠索罗》海报

1905专稿 作为“星战”系列的最新外传,选择在戛纳首映,难免有些违和之感。虽然首映红毯上,全主创、楚巴卡、风暴兵集体亮相,引发欢呼不断。

但从北美先期口碑和首映场观众的冷淡反应来看,这部《游侠索罗》很有可能创造“星战”系列重启后的口碑新低,在市场本来就凉凉的中国更加命途多舛。
作为“星战”系列的第二部独立电影,与《侠盗一号》近乎架空的神来之笔不同,《游侠索罗》选择为星战系列中颇具性格色彩的汉·索罗著书立传,这一决策本来是相当巧妙的。
《星球大战》中第一次登场,汉·索罗一直是系列中最与众不同的那一个,他名字Han Solo里的“Solo”也取自孑然一身之意。
与“天选之子”天行者一家不同,汉·索罗没有“国仇家恨”的沉重背负,他是我行我素的“法外之徒”,表面上放荡不羁爱自由,内心却重情重义,有一套自己的江湖准则,用“游侠”二字概括再精准不过。
为这样一位“性格角色”拍摄外传,人物塑造无疑是第一位的,但也恰恰是这部《游侠索罗》最缺少的。
从公布角色人选开始,阿尔登·埃伦瑞奇版年轻汉·索罗就备受质疑。哈里森·福特塑造的“糙帅”版过于深入人心,让粉丝们对于这位既长得不像,又颜值有限的继任者并不买账。
看过全片后,小电君不禁感叹,“长得不像”不重要,剧本和演员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也如外型般苍白无力,缺少说服力。作为人物前传,《游侠索罗》既未揭开汉·索罗的身世之谜,也没有解释他“游侠”性格的成因。
阿尔登版汉·索罗更像是剧情发展中的一粒棋子,被视觉特效吞没,即使被飞行员A、B、C替换也毫无违和之感。“我不是个好人,我是个法外之徒”,“我不喜欢按规矩出牌”,这样的“汉·索罗”性格关键词也被男主像贴标签一般念白出来,缺少细节支撑。
不仅汉·索罗形象单薄,伍迪·哈里森和“龙妈”艾米利亚·克拉克的角色同样十分脸谱化。剧本让原本善于诠释亦正亦邪角色的伍迪·哈里森毫无发挥空间,完全没有承担起汉·索罗“人生导师”的作用。
“龙妈”饰演的“青梅竹马”女友与一脸稚气的汉索罗毫无CP感,感情戏全程尴尬。倒是楚巴卡和机器人L3一如既往地最为抢戏,共同承包了笑点、萌点和亮点,总算让星战粉有所慰藉。
如果说全片唯一的亮点无疑是视觉特效,无论是前段雪山中的列车战,还是星战系列标志性的宇宙追击战,都刷新了你对现代版星战特效的认知。但这种高端商业流水线的视效产物同样磨灭了“星战”系列独有的复古质感。
对比之下,加里斯·爱德华斯在另一部外传《侠盗一号》中,将复古风与未来感的视效相结合的手法就显得走心了许多。
总体来说,这部《游侠索罗》像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商业化命题作文。经历了换导演危机,临危受命的朗·霍华德给影片带来了尖端的视觉效果,标准的爆米花剧情和强行植入的“星战梗”,却失去了最为核心的人物灵魂和星战精神。
看完全片,我们对于汉索罗的记忆和情感仍然停留在《原力觉醒》中,哈里森·福特奄奄一息时抚摸凯洛·伦的一瞬。
也许,这样一部外传电影并没有存在的意义,反倒把星战系列里最有趣的灵魂拍成了不堪一击的漂亮皮囊。
文/米洛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红海行动
动作

红海行动

蛟龙出海扬我国威
菊豆
经典

菊豆

巩俐颜值巅峰之作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
惊天动地
惊悚

惊天动地

真实再现汶川地震
唐伯虎点秋香
喜剧

唐伯虎点秋香

星爷搞笑经典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