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艺术与商业的交叉口:浙影节上的青年导演们

时间:2017.11.23 来源:1905 作者:米洛

1905专稿 “我觉得拍那个(商业片)就完蛋了,你就变成一个谁都可以替代的人了”。 当被问及日后是否考虑拍类型片时,《老兽》导演周子阳如是说道,态度近乎决绝。 另一边,《暴雪将至》的导演董越则毫不掩饰自己进入主流电影市场的“雄心”:“我希望将来能够拍高品质的商业片,这是我对自己的定位”。 浙江青年电影节部分展映电影 艺术or商业几乎是所有新导演在进入行业前必须思索的问题,不同选择也决定着近乎全然不同的发展路径。 有意思的是,在本届浙江青年电影节展映的十多部电影中,我们既看到了如《老兽》,《何日君再来》、《疲城》这样充满作者气质的艺术片,也看到了如《暴裂无声》、《暴雪将至》这样的商业类型初探。尽管它们并不完美,甚至粗糙有棱角,但无一例外地呈现着肆意生长的强烈生命感。 在火热的电影市场面前,在无处不在的资本诱惑之下,这一批青年导演将如何抉择,不同道路之间的界限又是否泾渭分明,我们采访到的几位青年导演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非常规类型片】“完全迎合市场,结果可能是市场并不认可,你又丢掉了自己” 《暴雪将至》在宣传过程中,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文艺犯罪片”。 电影既拥有典型犯罪类型片的框架,同时仍保留着导演董越鲜明的个人烙印,对90年代社会巨变下个体命运的描摹和慨叹也颇具力度。 《暴雪将至》剧照 董越坦言,当初吸引制片人肖乾操的正是《暴雪将至》剧本的“严肃性”:“两年前那个时候,疯疯傻傻的电影还是有市场的,但他觉得那肯定不是未来的路,未来的观众一定是越来越挑剔的,你那么糊弄观众,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市场。” 在创作过程中,董越的个人表达冲动越来越强烈,他也希望把自己的感受融入到类型片的框架之中,“对于新导演而言,假如你在创作之初就完全地去迎合市场,结果可能是市场并不认可你,但你又丢掉了自己特点的东西”。 《暴雪将至》导演董越 相似的类型化与作者性的共存,同样出现在忻钰坤的第二部长片《暴裂无声》中。与处女作《心迷宫》的小试牛刀相比,《暴裂无声》无论在摄影的质感、密集的动作戏和表演的厚度上,都呈现出更加成熟的类型片气质。 用忻钰坤自己的话说,就是更加“正规”:“从开始做剧本,它有周期,然后将来怎么做,一步一步都特别正规,而且我也很确定这个电影将来是一定会上院线被观众看到,所以自己的心理状态也不一样”。 《暴裂无声》剧照 他同时也认识到,自己在《暴裂无声》的创作过程中仍然拥有很大的自由空间,这在传统的类型片工业体系中并不多见。一方面归功于制片人的信任和放手,另一方面也是市场的现实需求。 “要说今天的商业片,所谓商业的东西可能不是我们传统理解的类型片的那个模式了,那种诉求可能是失控的状态,那样的导演在中国今天是不缺的”,忻钰坤说。 忻钰坤出席《暴裂无声》映后交流 在浙影节举办的“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论坛上,万达文化集团高级副总裁蒋德富同样谈到了观众对于类型片需求的转变,“我们每两年就换一批观众,类型片需要创新,按照以往类型电影的路线走下去,市场可能是不接受的”,而青年导演入局恰恰是对传统类型片市场的调剂。 优酷副总裁刘开珞则提醒青年导演不要把“类型片”和“情感诉求”放在全然对立的两面,“表达自我和类型化的方式本身并不矛盾。不是说‘类型’就是对商业妥协,这两个是有机会统一在一起的,一个是真实的情感感受,一个是讲故事的方式。”
下一页:更深刻地纪录时代:“如果生命只有三年,我想留下一部艺术片”
采访/米洛、Kylee 撰文/米洛
>>查看全文
上一页123
动物世界
剧情

动物世界

李易峰获巅峰之作
菊豆
经典

菊豆

巩俐颜值巅峰之作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巨额来电
犯罪

巨额来电

桂纶镁饰诈骗魔女
手机
剧情

手机

放下手机敞开心扉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